最近到了畢業典禮,看到很多同學畢業;然後暑假老闆出國去開心旅遊,前幾天下午兩
點密你有誰在實驗室,你回答了問題但還是不信任的說你不能騙他要求你拍照給他看。

 

而自己讀了兩年半的碩士人生,覺得你畢業無望。但父母親去求神問佛,最後都說你半
年後可以畢業,希望我再努力撐半年的時間的可笑答案。

 

話說我來說說我的就學方向是怎麼來的吧!!

 

大家的就學方式應該都是相同的,從小學、國中....到大學,可是在這些期間中總會有
畢業後邁向下一個階段的時候,那這時你的父母都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決定你的學校呢?

 

以下應該是我的人生紀錄,請大家好好思考一下這樣的方式會是如何,我是個從以前就
很不會讀書的小孩,從以前作或學什麼事情都不太會融會貫通的人,所以自己的學習科
目總是不盡如意。不過我在國小、國中還算是很快樂了的人生,國中時成績比較優良就
跟著自己的班導一起去做科展,也得到不錯的成績,國中三年級參加了基測雖然成績不
是到很好可是來是有國立高中職可以選擇就讀,不過我的可悲人生就是從國三的選擇讓
我的悲劇人生從此不間斷了。

我的父母是兩個只有高職學歷畢業的人,從小就對於小孩寄予厚望,可是當我基測考完
試後,我開始在思考的方向我可能會在選擇考試一次(那時還是可以考兩次的年代),可
是不知我父母是從哪裡幫我找到了技優生的入學方式,起初的我對於這樣的方式是非常
抗拒的,因為我知道我的資質不好,如果用這樣的方式選擇就讀一定會被欺負的體無完
膚,所以我跟父母提議想再考一次,可是我的父母卻極力的反對此事,最後的協議下他
們就找我去求神問佛,在神佛面前擲茭,我帶著起初不願意的態度來,在這期間我的父
母幫我擲到不錯的提議,神佛的意思就是說努力的讀自然就可以順利,可是那時的自己
就算擲到不錯的茭卻是抱持著反對的態度,這時父親的角色就當面說了:「你用技優保
送可以選到這麼好的學校,這是你用考試的方式得不來的,為什麼不考慮呢?」、「男
生就是要讀工科,這樣以後未來的工作比較好找」之類的話,之後母親也在旁邊搭腔讓
我有苦難言,最後父親還在當面用憤怒又強硬的態度讓小孩只能乖乖就範。沒想到,我
的高職人生,就在那些成績好、會找你麻煩的同學人生中渡過,那時總是只能在下課期
間哭哭啼啼的打電話回家說自己被欺負、同學間的冷嘲熱諷中度過。

 

好不容易熬過了高職畢業了,用統測的方式考取了科技大學。那時的自已也清楚地知道
自己應該會有國立後半段的學校可以就讀,所以就很認真的準備國立學校的推甄,可是
這時父母又跳了出來,最後的協議下他們又找我去求神問佛,然後這次也問了就讀會不
會順利之類的問題,最後選擇的學校就剩下"虎尾科大"、"彰師大"、"勤益大學",可是
那時自己本來還有選擇"聯合大學"、"屏東商院"這兩間,就因為他們聽神佛的最後裁決
這兩間不好又太遠之類的問題不了了之,最後推甄三間都沒上,只能等待分發到了"朝
陽科大"就讀,說實話"朝陽科大"不是不好,只是能上的國立學校最後卻只能妥協選擇
了神佛的意見,讓我在入學前鬱卒了很久,而父母對外總是說我"勤益大學"那時不要聽
高中老師的話不要推電子系去推資工系就會上的這件事情(因為那時老師覺得高職讀電
子,科大往這方面走可以訓練更多),可是對我而言那只是他們拿來掩飾他們做錯事情
的方式罷了。

 

現在的自己呢?
還在就讀碩士,可是像之前107年4月1日所說的東西,在自己的評估下知道要話剩下的
半年完成學業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此之外,資料分析出來誤差率太高、學校論文
完成後要把這一篇文章翻成英文並要能投期刊的標準、成品的賣點與貢獻度......等。
所以最近回去找父母親談論了這件事情,沒想到我的父親又跑去求神問佛了,最後問的
結論大多數都說掛保證一定可以畢業,所以最後的結論就是反正公司說碩士可以讀三年
,你就在撐半年,之後沒畢業再說,可是我最後問他們說如過在半年沒畢業怎麼辦,他
們卻什麼也不想跟我討論,然後因為求神問佛,乩童就跟他說要積幫兒子陰德(因為乩
童說我流年不好......之類的)然後說我父親有空可以多去幫忙,因此最近熬夜到一、
兩點就心臟又不舒服再加裝兩枝心導管花了10多萬。然後出院前我的父親就跟我說:
「你爸裝心導管可以跟教授說一下這樣教授聽到可能讓你有機會畢業」之類的話,然後
我只是沒跟我的教授說這件事時,他就很生氣的說:「你為啥不說,你怎麼這麼固執都
說不聽」......等,當我跟他說:「我同學他脊髓第一節跟第二節開刀後,我同學沒達
到老師標準還是跟他說要不要延」,他就跟你說:「神說你不要受那些東西受影響」。

 

WTF!!! 我真的不知他們到底對於事實的定義是什麼,他們從以前到現在都只聽好的,
不好的部分就不聽,然後你出現了對選擇學校反抗他們一定會苦口婆心的說服你,讓
你不能有其他選擇的控管你的人生跟你的思想,而他們完全不會思考為啥他的孩子會
有了放棄碩士學業的想法,而且仔思考後給予正確的概念跟支持,總是逼你只能強迫
跟強硬接受他們所聽到的答案。

最近我的身心都很俱疲,因為研究室的學生該問的都問了而且完全對於研究的動力都
沒有了,我的一位一般外籍碩士生,他能因為近來就讀的方式在碩二不用經過現在教
授的同意就能更換教授,可是我們是用不同的方式進來,所以跟我進來的那個同學(
脊髓第一節跟第二節開刀),他因為東西有準確度,可是還沒達到老師的標準,老師
就問他要不要延,他就直接跟老師說他不想讀了,相對於我父母,我真的不想再說什
麼了。

 

如果不要在撐就是現在盡快跟人家借並找齊能順利跟公司解約的那筆可觀的解約金,
不在順應父母的思想,之後努力工作把錢還給人家了。

 

或是再撐就像是父母他們認為的乖小孩一樣,反正他們覺得老師的冷嘲熱諷也沒關係
(老師直接在meeting中對所有的研究室學生說XXX因為跟老師討論狀況不好,沒懂老師
的意思,所以可能要延畢這種話),然後等待下學期沒畢業。直接被解約,只是我不知
能不能撐到那時了。只能在這裡祝自己好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鷹狂嘯 的頭像
紫鷹狂嘯

紫鷹狂嘯的部落格

紫鷹狂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